英雄的动物打一个生肖|安黎:生肖里的动物

Losany 2023-8-3 245 8/3

英雄的动物打一个生肖|安黎:生肖里的动物

生肖里的动物

文︱安黎

农历的年份,由十二只动物命名,并以这些动物英雄的动物打一个生肖,作为人的生肖——人出生马年就属马,出生鸡年就属鸡。

世间的动物千千万,年份亦千千万,人为何从无数的动物里,仅挑选出有限的十二种,让其轮回坐庄呢?以我之揣度,原因不外乎有二:一是如果选出的动物过于纷乱芜杂,极易引起混淆,不利于人的铭记;二是并非所有的动物都外观淑雅,寓意吉祥。那些看起来凶神恶煞的动物,注定要被排除在外。

从某种角度上,人的生肖谱,近乎于人为动物张贴的“光荣榜”。

然而,榜上有名,或榜上无名,体现的只是人的好恶,并不能完全反映动物界的实情。以亲疏论英雄,以相貌定取舍,这等一以贯之的“偏心眼”,难免要影响到人对动物的遴选。那些丑陋的、肮脏的、面目狰狞的、杀气腾腾的、贼头贼脑的动物,毫无疑问,要将其拒于大雅之堂的门外。然而,却也不乏令人大跌眼镜的例外,比如猪、蛇和鼠等。人对猪的态度颇为复杂,既嫌弃,又怜惜;既蔑视,又不舍。嫌弃与蔑视的,是猪的又脏又懒,贪吃贪睡,以及脑子的简单愚钝;而怜惜与不舍的,则是其性格的敦厚温驯和骨肉的唇舌之香。猪不造次,不好斗英雄的动物打一个生肖,不惹是生非,不犯上作乱,单这些“优点”,就足以让前怕老虎后怕狼的人高枕无忧了。比之猪与人的亲近,蛇不但远离人的生活,而且声名狼藉。“蛇鼠一窝”之类的成语,诠释的,正是蛇在人心目中的形象之不堪。但人对蛇的非议,多来自于臆测,颇有诽谤的嫌疑,并无多少事实依据予以佐证。蛇仅仅因为躲于幽暗,潜于草丛,人便断定其居心叵测。真实的情况则是,蛇从不主动发动攻击,唯有意识到自己身处险境,才不无被动地探出毒舌毒牙。蛇的反咬一口,很像是退无可退地自卫之举。况且,抽象意义上的蛇,早已沉淀为鱼龙混杂的中华传统文化中,一个不可或缺亦不可忽视的精神元素与形象符号。在传统的叙述语境里,蛇不但不蓬头垢面,而且还流光溢彩。蛇代表着聪颖,代表着机智,代表着妖娆,代表着婀娜,代表着妩媚,或者,蛇干脆就活化为女性千娇百媚的替身。在诸多的神话故事里,美女与蛇相互缠绕,相互衍生,相互替换,相互隐喻,水乳交融,难解难分。除文人雅士对蛇极尽阿谀之外,民间对蛇的高抜,更是玄乎得离谱。在迷信极度猖獗的荒僻角落,人们坚信蛇就是神的物化——神正是依附于蛇,将自己的旨意传播扩散。立足这等观念,民间盛传着有关蛇的种种奇闻,极尽夸张地渲染着蛇的神通广大与睚眦必报,以此来警告那些磨刀霍霍的狂妄之徒。据说,蛇一旦溜进某户人家的屋前檐后,好言好语地将其劝离,方为上上之策;若有哪位莽夫悖逆古训,挥铲舞锨,置蛇于死地,必会招致神鬼共怒,从而为自己及家人预埋下隐患的伏笔。

观览生肖,最令人不可思议的有两种动物:一是鼠的“金榜题名”,一是驴的“名落孙山”。鼠在人的眼里,形若小偷,狗苟蝇营,专事盗窃,既无堂堂之仪表,又无磊落之胸怀。然而,鼠却堂而皇之地与虎龙比肩而立,混迹于榜单之列。相比之下,驴却非常冤枉,论功劳,论苦劳,驴都不该遭此薄情相待。牛耕地,驴亦耕地;牛拉车,驴亦拉车;牛从不驮运,驴却要负重远行,跋涉于千山万壑,劳顿于春秋冬夏。驴流汗最多,挨鞭子也最多,却从不落好,甚至难以获得人的正眼相待。人世间根深蒂固的偏见与势利,天地间冥顽不化的不公与不义,在驴的身上得以淋漓尽致地诠释——好在驴性情豁达,心地纯善,只求问心无愧,不求绫罗满身。

编者注:本文为2017年3期《美文》(下半月)刊首语

英雄的动物打一个生肖|安黎:生肖里的动物

- THE END -
0

非特殊说明,本博所有文章均为博主原创。

共有 0 条评论